• 化工 农药 塑料
  • 交通 物流 港口
  • 冶金 钢铁 金属
  • IT 网络 软件
  • 轻工 纺织 日化
  • 食品 饮料 烟草
  • 投资 可研 立项
  • 上市 IPO 募投






  • 四处“烧钱”出击还能扭亏为盈,美团能冲击互联网第三极么?

    时间:2019-08-26 21:0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九年持续亏损,终于在2019年二季度,美团扭亏为盈,首个季度实现盈利。受此影响,美团股价大涨,市值来到562.79亿美元,与身后的京东、百度拉开差距,成为国内第三大市值的互联网公司,即从“BAT”变成了“ATM”。近年来,美团在共享单车、网约车、买菜等领域四处出击,结果公司还盈利了。实行大平台战略,并且业绩表现突出,美团似乎未来有机会成长为国内互联网第三极。

    8月23日,美团点评发布的业绩公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美团点评实现营业收入418.76亿元(单位: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58.9%,其中第二季度营收227.03亿元,同比增长50.6%,总交易金额同比增长28.7%至159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第二季度公司经调整EBITDA达23亿元,经调整净利润15亿元,首次实现整体盈利。Q2季度财报是美团上市近一年来颇亮眼的一份“成绩单”,打破以往的亏损惯例,并且多项数据表现突出。

    受二季报业绩影响,8月26日,美团点评开盘大涨,最终收报70.20港元,上涨8.86%。以当日收盘价计算,美团点评市值达4414.59亿港元,约合562.79亿美元。美团点评已与京东、百度拉开差距,成为国内第三大互联网上市公司。

    二季度,美团首次实现盈利,除主营业务增长外,同去年还是“亏损黑洞”的共享单车所在的新业务由负转正有很大关系。美团创始人王兴在财报电话会说,美团本季度取得好成绩的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共享单车业务折旧变小和约车业务的减小。另外,美团的成本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控制。

    不过,王兴认为,业务边界越大,美团越安全。 这份财报似乎呈现了一个探索边界略后有成效的美团,但王兴的野心可能不止于此。从团购网站成长为吃喝玩乐、到店到家一站式的服务平台,他或是想令美团成为下一个超级平台,这意味着目前美团的重点是在增长而非盈利。这个行业里不会只有单一玩家占领全部市场,而会存在持续的竞争,其整体业务盈利或还不能保持持续的盈利。

    //净利润首次转正,外卖业务翻身?//

    不久前,由《财富》杂志排名的2019年中国500强企业榜单出炉,美团以1155亿元的亏损稳坐在巨亏王的宝座。这家融资和运营能力强,以没有边界著称的互联网公司,已经连续亏损多年。

    而从长期亏损到整体业务的扭亏,美团花了九年时间,如今美团的现金流业务外卖和酒旅,已经度过了艰难的投入期,进入收割期。今年二季度美团公司经调整EBITDA达23亿元,经调整净利润15亿元,这也是美团在第一季度实现EBITDA转正之后首次实现整体盈利。

    而整体盈利得益于餐饮板块以及共享单车业务的发力。

    财报显示,Q2季度美团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额931亿元,营收128亿元,增长率为36.5%,毛利由2018年同期的14亿元增长至29亿元,增长率达102.8%,这是外卖业务首次实现盈利。

    而令交易额实现增长的,除了炎炎夏日有利于订单量的增长之外,客单价也有所提升。外卖订单量由2018年同期的15亿笔增加至21亿笔,增长率为34.6%,同时每笔外卖订单的平均价值同比增长1.4%,餐饮外卖整体的变现率由13.1%同比上升至13.8%。

    外卖业务翻身是其开源节流的结果,一方面业务总量的增长提高了佣金带来的增收,另一方面则是美团同期减少了用户补贴,发的红包减少了。根据此前阿里巴巴财报披露,饿了么口碑第二季度营收61.8亿元,依此计算美团外卖的收入为饿了么口碑的2倍多。相比饿了么的日常发红包补贴,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美团的补贴有所减少,2019年补贴红包明显减少。

    美团和饿了么两者占据了近98%得市场份额,虽然如今美团下沉市场的外卖业务增长速度高于一二线城市,大部分新增用户也是来自于下沉市场,Q2季度下沉市场贡献了大部分的美团外卖订单,但美团2019年上半年外卖业务市场份额却在降低,这背后或是餐饮外卖业务市场份额或触及天花板。

    从总的外卖趋势来看,用户增长趋于缓慢,平台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

    //新业务的扭亏与美团的“无边界”//

    另外,新业务的表现是这次财报的另一个亮点。曾因亏损而引发争议的共享单车业务,财报显示,单车业务运营效率大幅提升,经营亏损同比、环比均有收窄。

    此前,美团秉持着业务无边界的理念,保持着高速拓展新业务,这或也是美团亏至今的主因。美团的业务收入主要由三大部分构成,餐饮外卖,到店、酒店以及旅行,新业务以及其他。2015年美团当时从千团大战中胜出,酒旅业务成为美团最赚钱最成熟的业务。

    这一年,美团亏损105亿,经调整后净亏损59亿元。随机美团卷入了外卖领域的烧钱大战,2016年美团外卖爆发后,营收占比从4%增至41%,但美团外卖依旧亏损,甚至拉低了美团当年整体的毛利率水平。

    2017年美团外卖业务首次超过酒旅,在总营收中占比达62%,这一年美团将调整后的净利润亏损缩窄至29亿元,就在大家以为美团整体业务将要实现盈利的时候,美团的营收结构再次出现了调整。2018以共享单车、打车,以及to B商家服务为代表的新业务,在其营收中占比达到了17%,这一年新业务成为2018年美团最大的亏损来源,净亏损又从29亿元扩大至85.17亿元。

    美团一次次的调整营收结构,源于美团”无边界“的理念。阿里巴巴曾是美团成长历程中出现地第一个贵人,但王兴并不甘心居于人下,在腾讯支持美团独立发展的背景下,美团投向了腾讯的怀抱,成为阿里在线服务的强敌。

    为了对抗拥有背靠庞大社交流量腾讯的美团,阿里巴巴开始重启口碑,后又全资收购饿了么。而在与阿里渐行渐远后,美团逐渐将触角伸到酒店、旅游、机票订购、打车等领域,意图打造生活服务类的超级平台。在商海沉浮多年的王兴或许清楚,如果美团不能做成超级平台,就有被吞噬的危险。

    在巨头之间周旋,在努力保持自己对美团的控制权的同时,把美团做成超级平台,成了王兴最大的愿望。目前美团仍以长期增长为优先任务,而非短期盈利。所以,在美团一直在调整自己的营利结构。

    //王兴的美团能成为下一个超级平台吗?//

    不过,在新业务的布局中,美团的策略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财报显示,在第二季度,美团的共享单车、网约车、买菜等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收入46亿元,同比增长85.1%。毛利4.21亿元,由负值转为正值。 

    其中,共享单车业务与今年一季度相比,第二季度经营亏损大幅收窄,主要归功于若干单车的使用期限已到期,以及不再产生任何折旧费用,同时也未大量投放新的替代单车而令折旧大幅减少。一直被当作“亏损黑洞”的共享单车所在的新业务也由负转正。

    另外,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美团出行在42个城市(包括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南京及成都)推出了新的聚合模式。由于运营资质和成本的门槛所在,美团出行已经不再专注于做自营业务的打车,而是转向平台化经验,以降低投入和风险。

    不过,这个行业里不会只有单一玩家占领全部市场,而会存在持续的竞争,美团整体业务盈利或还不能保持持续的盈利。在美团的财报上,依然有85亿的年度净亏损,下一个风口,美团或还会投入烧钱,直到成为超级平台的那一天。

     
  • 在线客服一
  • 在线客服二
  • 在线客服三

  • 关于我们| 购买流程| 定制竞博国际|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Copyright 2005-2035 Hongsheng Xinhe ,All Rights Reserved 鸿晟信合研究院(简称“鸿晟信合”)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25082号